「正統」醫療以外,我們可以有「另類」的選擇嗎?

不少人對於另類/自然療法的成效,都抱有一定的懷疑。昨天收到讀者對於我處理的紅斑狼瘡症個案,提出了一些質詢。感謝她的提問,讓我了解到大眾對另類療法的疑慮。在此,希望多作一點補充。

到底另類/自然療法是否可以取代正式的西醫或中醫?又,若果一支少少的花藥或精油都能醫病,豈不侮辱了中、西醫這些需要長年累月去學習和研究的學問?若病人因為相信了另類/自然療法而不選擇正式醫療,會否對病情造成了拖延甚至危害了健康?

關於以上疑問,筆者資歷尚淺,沒資格代表所有另類/自然療法醫師去作答,在此,只能分享少少愚見。

首先,大家要了解何謂「正統」的醫療體系?筆者認為,是以大部份民眾及政府所接納,並具有一定療效的主流醫療系統。而現在說「西醫」是「正統的醫療體系」,相信沒有人會反對。問題是,今天我們熟悉的西醫,其實只是西方醫學芸芸百家之中的其中一派,我們稱之為「對抗療法」(allopathic medicine),意思是針對疾病的成因及洐生出的症狀,透過藥物或手術等方法直接對抗、移除。

然而,西方醫學最早源於古希臘時期,當時的醫療概念還包含了人體各個系統的平衡,當中包括心理及情緒狀態,斷症時需要觀察身體的氣色、性情,和中醫體內五行平衡的理論不謀而合。而除了西方及東方的醫學系統,還有印度十分著明的「阿育吠陀」(Ayurveda)系統,當中對於身體與天地能量的平衡與結合的理論,也極具醫學及研究價值。

可以說,當時沒有一個學派是「一權獨大」的,大家都有自己專長,也各自有自己的不足之處,可謂百花齊放。可是自從在1928年第一支盤尼西林面世,加上藥廠的興起,「對抗療法」便逐漸壯大,取得了法律、學術、權威的地位,成為了現今的主流醫學,也把其他派別、療法排除及視為偽科學,因而造成了今日醫學霸權的局面。

事實上,在「對抗療法」未興起之前,自然療法(包括中醫)才是當時的「主流」,而芳療的應用歷史(約3000年),比西醫(約600年)出現得更早。但不得不承認,另類/自然療法在承傳、科研及品質監控上,不夠團結、專業及系統化,市場充斥大量魚目混珠的神棍,令人覺得這些都是旁門左道的事情,實在令人氣餒及惋惜。

可是,隨著人們覺察到「對抗療法」的限制及不足之處,尋找「主流」以外醫療方式的需求亦與日俱增,因此另類/自然療法在西方又再一次受到注目及肯定。在很多歐洲城市,你會發現醫院早已設有相關療法專科,而藥房出售花藥及精油更是非常普及。

花藥的始創人巴哈醫生(Dr.Bach)本身就是「正統西醫」出身。後來因為注意到疾病與情緒/身體訊息的直接關係,而發明了花藥。它的應用原理及方式非常簡單,也不需要大量的學習與研究,完全癲覆了大眾對醫學的觀念。Dr.Bach提出希望花藥能成為家家戶戶都懂得運用的一門療法,摒棄了繁複艱辛的醫學原理,甚至用「抓周」(隨心抽取)的方式去配藥,這些都令人覺得匪夷所思。

筆者在以往的臨床個案中,非常感受到身體與心靈的直接關係。這亦跟古代西方醫學、中醫及印度「阿育吠陀」療法所提倡的概念十分相似。事實上近代的西方醫學,亦開始在身心關係上作出研究。最為人所知的就是「安慰劑」的出現,讓病人服用沒有藥效的療劑,而竟然能獲得60%以上的治療效果,至今被廣泛採用,成為西方醫學的一大突破。

宇宙之大,身心的奧秘,其實還有太多人類未能拆解的地方。很多人就連西醫被「對抗療法」騎劫了差不多一個世紀都不知道,被醫學霸權所散播的資訊助長了恐懼、控制了認知,以為疾病只得一種方式去治療,到底是誰拖延了病情?這留待大家自行去思考。

不過,在另類/自然療法未成氣候的現在,筆者還是鼓勵大家先以「正統」醫療去治理,至少先了解自己生理層面發生什麼事情,再選擇以什麼方式去醫治,才是對自己負責任的做法。



fairy’s 提供專業心靈及情緒治療服務,詳情請瀏覽 shop.fairys.co/service

要購買品質優良的靈性產品,可瀏覽 fairy’s購物平台 shop.fairys.co

加入【fairy’s 小團。園】心靈群組 
一個彼此支持、分享與交流的心靈資訊平台 兼 享會員優惠

讚好 fairy’s專頁 並點選【搶先看】(在追蹤欄),優先獲取限時優惠及最新動態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